龙彻却也没有一丝的烦躁不安

时间:2020-06-04 04:36 点击:62
龙彻和阿尔法分开之后立即展开找寻的工作,不像阿尔法一样混,更何况他有一堆的债务,所以索性连客栈都不找的餐风露宿,只是他的运气显然不如阿尔法,不是找不到人就是对方的功夫太差不足以加入,就这样经过了四天,龙彻依然没有找到理想的人选。明天就是和阿尔法约定见面的日子,虽然寻人的任务一点进展都没有,龙彻却也没有一丝的烦躁不安,依然是沉稳依旧,长年处于逆境之中使他面对劣势时仍然能够沉的住气,这是他的长处之一,否则他也无法在以往不利他的环境中一一克服困难达成目标。龙彻漫无目标的在大街上漫游,为的只是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个理想的人选,拥有高超的实力却又落单的人物,走著走著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群人在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龙彻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凑热闹,正想要绕开时却听到两个人的对谈使他改变主意。一个人道:“还有人这样找伙伴的?”另一个人回答他道:“你不知道,耐德队唯一的败绩就是栽在他手上的。”龙彻不知道耐德队是何方神圣,不过至少知道这里有一个实力不错的人在此招募同伴,于是挤开人群往内走,人群的中央坐著一个大汉,身型略比龙彻稍小,外表不修边幅,脸型粗旷,下颚带有胡渣,服装凌乱的男子,杂乱无章的头发、炯炯有神的双眼,以及手上那支长达四公尺的长枪无一不是引人注目的焦点。在那名大汉的左手边立了一块木牌,而他本人却神色自若的静静坐著,彷彿不把围观的人当一回事,龙彻走进一看,牌子上写:“徵参加宫廷武斗会之同伴,钱和要求我都不要,我只想狠狠的打败耐德队,有意者须经过我的鉴定,后果自负,其余条件一概免谈。”龙彻看完之后问那男子道:“你要怎么鉴定?”那男子闻言往龙彻望来,两人就此对峙了一会,那人才道:“很简单,和我过过招,让我惦惦你的斤两。”龙彻问道:“就在这儿?”那人道:“还要选地方吗?”立即往上跳了起来,龙彻连忙将双刀抽出在手,那人一跃足足有十公尺高,单单是这一份瞬间爆发力就够吓人了。原本围观的人见两人说打就打,马上一哄而散,贪生怕死的样子显露无疑,龙彻完全不知道那人跳高的用意,不过想来是因为四公尺的长枪在空中比较容易施展,但是这样一来就无法腾闪挪移了。就在龙彻思考的时候那人居然在空中一蹬,加速往龙彻冲来,好像是天空有一块踏板让他借力一般,使他一开始就以最高速往龙彻攻来。龙彻吃了一惊,那人已经藉著这一闪即逝的时间手中长枪像是毒蛇一样吞吐不定的攻来,整个气势将龙彻完全锁定住,不管龙彻如何腾闪挪移,势必会落于被动,主动权落于那人手上,只要那人功夫和龙彻差不多,龙彻要扳回劣势就难上加难了。身惊百战的龙彻自然注意道情势不妙,知道此时退避不得,两刀交叉用力一砍,却是砍在泥土地上,双手一抖,带起了漫天的雪块和泥土,遮蔽了那人的视线。那人见龙彻漂亮的隐住身形,手上加大压力要逼开尘土使龙彻现形,就在此时那人正下方的尘土忽然成圆锥状往他攻去,那人连忙将枪下压与圆锥交击发出“鏮啷”一声,强大的旋力使他不好用力,尘土四散后龙彻拿著长刀间刺著短刀炳,正是“漩涡之舞”。龙彻踉跄后退之际,那人也跌跌撞撞的落地,龙彻心想要不是这半年前辛苦练只怕要当场出丑,不过现在仍是游刃有余,那人实力之高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此人若是加入肯定会有很大的希望夺魁。接过短刀的龙彻正要准备再上,那人道:“我认可你的实力,再打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我是修·伍德,再找两个人就可以参赛了,还没请教?”龙彻笑道:“我是龙彻,事实上我们只差一个人。”接著就向他解释原因,并强调阿尔法的功夫比他还高后,修·伍德答应明天一同去会一会阿尔法,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距离宫廷武斗会报名截止期限尚有六天,修·伍德答应加入龙彻,距离参赛更进一步。阿尔法和菲勒泰斯、龙彻和修·伍德先后来到了莱迪亚之桥,对于阿尔法的人选龙彻并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修·伍德一直想要试试阿尔法和菲勒泰斯的功夫,尤其是菲勒泰斯的外表纤弱的有如女生,让修·伍德十分怀疑他的实力是否足以得胜,毕竟耐德队再两年前的军中武斗会中是冠军,也因而十分重视实力的问题。那鲁雷克每两年都有一次武斗会,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对内的军中武斗会是那鲁雷克军队之中自行报名参赛,若能得到赏识即可一步登天,只限定那鲁雷克军队参加,对外则是宫廷武斗会,两者的参赛限定都一样,只是奖品上宫廷武斗会多了一个要求。经过了菲勒泰斯的同意后,他们来到了普洛提亚城外的一块空地内准备一试身手,修·伍德又忍不住问道:“我说真的,你还是可以放弃,剩下的五天内我们可以再找别人。”而菲勒泰斯只是微微的一笑不做任何回答,不过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意已决,修·伍德见状也不多说,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长枪一举指向菲勒泰斯,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而菲勒泰斯却只是轻松地站著, 黄大仙精选六肖资料微风轻拂, 黄大仙精选六肖论坛开奖记录状态悠闲。修·伍德眉头一皱立即向前直冲,长枪闪电刺向菲勒泰斯胸部,长达四公尺的长枪在他的手上像是羽毛一般没有重量似的,单以左手抓著棍尾就刺出了惊天动地的一枪。菲勒泰斯轻轻的一个旋身,以一个极为优美的姿势闪开,修·伍德立即右手一搭枪身往菲勒泰斯横扫而至,眼看就要中招菲勒泰斯往后一个空翻闪了过去,修·伍德见状轻轻跳起,在空中一个奇异的转折又往菲勒泰斯的落足点下劈,这一下刚好可以在菲勒泰斯落地的同时击中他,逼的菲勒泰斯不得不招架反击,由此可知修·伍德的心思武功。“磅”的一声土石翻飞,修·伍德这一枪居然落空,一个黑影穿过尘土往后掠出,身形不再优美,令人联想到他无法再悠哉下去,修·伍德一见到黑影立即挑枪直刺,“喳”的一声长枪贯穿黑影,修·伍德只觉得刺到的手感不对,手中劲力一吐黑影寸寸碎裂,却是菲勒泰斯的斗篷,而他本人却消失无踪。“哎呀!我只有这一件斗篷而已,你要拿什么来赔我?”正当修·伍德在纳闷时,菲勒泰斯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修·伍德和龙彻都大吃一惊,菲勒泰斯居然已经绕到修·伍德的身后了,在两人全神灌注之下居然会有此差错,令两人有点不能接受,只有阿尔法一人捕捉到他的身影。菲勒泰斯在后翻落地的瞬间用比刚才快一倍的速度千钧一发的闪过攻击,顺手将斗篷往后抛出身体整个伏低,趁人注意到斗篷时的瞬间绕到修·伍德的身后,所有的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说来简单,可是轻功、胆识缺一不可,更利用对方因为习惯自己的速度后猛然加速脱离对方的视线,并在一瞬间作出如此漂亮的迷惑手法,其智慧亦不容小看。修·伍德摇摇头道:“好身法、好轻功,不过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一直都盯著你看啊!”龙彻也道:“是啊!我也很想知道。”菲勒泰斯在绕到修·伍德身后之际也同时察觉阿尔法是唯一没有被他骗过的人,虽然自己早知道阿尔法有一种异于长人的眼力,不过他仍然觉得阿尔法实在很奇怪,于是道:“这个问题你们可以问阿尔法,相信他应该知道才对。”阿尔法正在打量菲勒泰斯褪下斗篷后一身水蓝色劲装,矮小的身材却又结实的身体,若是以这付模样出现的话也不会被误认为女性,此时闻言心不在焉的“唔”了一声,看来是没有听进去,夏亚提醒道:“喂!人家要你解说他的手法耶!”阿尔法这才惊醒道:“啊!其实这个没什么,说穿了一文不值,只是利用视觉上的错觉罢了。”接著就解释菲勒泰斯所用的手法和原理,最后还不忘称赞菲勒泰斯所展现的智慧。菲勒泰斯苦笑道:“那没有用啊!还不是被你看的一清二处。”阿尔法搔搔头道:“运气好而已啦!”修·伍德原本想要试试阿尔法的功夫如何,这一来却打消了原意道:“没想到你居然看的如此清楚,内幕资料看来你应该是我们之中最强的。”阿尔法看著他们三人,突然摇摇头叹息道:“不,我是四个人之中最弱的。”此语一出,众皆愕然。阿尔法看著他们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轻松的道:“别这样看著我,我没有说谎,更不是故做谦虚,事实上比内功我不如修·伍德,比轻功不如菲勒泰斯,比魔法也不如龙彻。”龙彻听他如此说,不解的问:“不会吧!以现在的我来说也不可能杀掉双头银狼,半年前的你就已经做到了,怎么会是最弱的呢?”修·伍德和菲勒泰斯是第一次听到此事,连忙追问龙彻,龙彻将那一天的情况说了一次,至于是如何将双头银狼杀死的龙彻因为昏迷也完全不晓得,说至此三人不约而同的看著阿尔法。阿尔法此时正想著自己在下山时的状况,夏亚的师父里欧·金·泰那对他施行的训练有别于他人,而且在自己身上下的封印也是打开太阳神力的关键之钥,即使如此阿尔法对于里欧·金·泰那所下的限制仍然有诸多的不满,为什么不等他比赛完了再限制呢?想到这里不禁有气,又听到龙彻提起自己不愿回想的往事,没好气的道:“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运气好加武器好罢了。”菲勒泰斯和龙彻正奇怪阿尔法在生什么气的时候,修·伍德听到他的口气也气道:“什么态度嘛!打过就知道了。”说完就一枪刺了过来,完全不给他时间多想,菲勒泰斯和龙彻忙闪到一旁。阿尔法看著这一往无回的枪势,双手划了一个奇异的弧线,稍稍一个让身修·伍德立即觉得长枪不受控制的往阿尔法身边滑过,完全不受他的控制,风云十三式中的“拨云见日”。修·伍德手上一个用力,长枪直叉地面借力而起跃向空中,阿尔法不禁喃喃道:“怎么这个人这么爱跳啊!不闲烦吗?”嘴里说著眼睛还是直直的盯著他看,态度从容不迫。修·伍德在空中又是一个转折往下冲来,令人十分怀疑地心引力是否在他身上失去效用似的,完全违反物理原则的攻击方式,阿尔法展开身法恰到好处的闪过修·伍德刺来的长枪,脑中突然想起里欧·金·泰那所说过的话来。“所谓的身法并不是快就好了,还要懂得配合时机,能够在最适当的时机闪避到最适当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当然速度也是不可或缺的,只是现在的人往往舍本逐末一昧的求快,再好的身法都被糟蹋掉了。”阿尔法问:“那……何时才是最适当的时机、哪个位置才是最适当的位置呢?”里欧·金·泰那笑著回答道:“那就要看你自己了。”往事瞬间从阿尔法心中流过,此时的他已经站在修·伍德身后全力劈出一掌,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功力并不足以将修·伍德一击格杀,再者他也相信修·伍德不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人。修·伍德连头也不回的直接将枪尾往阿尔法的小腹撞来,想要逼阿尔法撤招回身防守,岂知阿尔法竟然向一道轻烟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其实阿尔法仍在,只是他从修·伍德的五感之中溜掉了,造成一种他消失在空气中的幻觉,修·伍德骇然转头,阿尔法已经一掌印在修·伍德的背心上。“人的五感是一种主观的意识型态,对于事物的察觉举凡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甚至味觉在不同的环境下都会对同一个东西产生不同的感觉,所以最重要的仍然是那一颗‘心’,我才会在提升你五感的同时增强你的第六感,当你耳不能听、眼不能见、鼻不能嗅,口不能尝甚至连皮肤都失去感觉时,你能依赖的就只剩下你那一颗心了,这也可以反过来利用在对手身上,使他察觉不到你的存在。”修·伍德往前奔来的脚步声再度将阿尔法从回忆里拉回现实之中,刚才的那一掌虽然修·伍德是在毫无防备之下中招,但是由于修·伍德内力修为远比阿尔法高,马上像个没事的人冲过来再上。阿尔法抽剑全神备战,因为修·伍德已经完全收起轻敌之心,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好解决的了,修·伍德长枪一劈,夹带著隐隐的风雷之声往阿尔法攻去,阿尔法自知无力硬接,连忙闪了过去,长枪击在地上喷起了大量的雪花及泥土,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修·伍德趁机跳起。阿尔法虽然看不见修·伍德的动作,但提升了的五感使他清楚知道修·伍德已经跳起来了,而且是最高的一次。在一旁观战的菲勒泰斯及龙彻各有各的心思,菲勒泰斯对于阿尔法的功夫是第一次看到,只觉得得胜的机会又更大了,虽然阿尔法的内力好像有点不足,龙彻却是越看越吃惊,之前的阿尔法不管是什么攻击都是全力反击,标准的鲁莽型人物,怎么半年不见出手的风格就相差如此之大,相较之以往的攻击有效多了,而且也可以用最少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效用,没有一定的对战经验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能力的,半年内根本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的,除非他在半年前隐藏实力,但这又说不通啊!修·伍德这一跃直上升了二十公尺,然后俯冲直下,运起全身的功力将阿尔法拢罩在内,使他无法逃脱,霸道无匹的气劲不只是将阿尔法的后路封死,更紧紧的将阿尔法的活动范围限制住,菲勒泰斯和龙彻同时动容,终知道修·伍德之前的较技只是试探的成分,但他为什么他要对阿尔法动用全身的功力呢?场外观战的两人或许不明白修·伍德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身在场中的阿尔法却清楚的从他的攻势之中察觉到修·伍德的招式虽有杀势却无杀意,看起来虽然是一往无回却又暗留一分力道,由此阿尔法推断出修·伍德是要让自己知道虽然自己的各项功夫都十分高明,可是内功不足是一个致命的缺点,如果有一个内功和修·伍德相当的人出手的话自己肯定无法幸免于难,为避免这种状况发生,不如由他自己先出手点醒阿尔法,换一个角度来看即是他认可了阿尔法的实力,却又不愿意让他白白送命,即使自己有著非要打倒耐德队的理由。截至修·伍德用这招之前阿尔法都没有非参加宫廷武斗会的理由,在看到修·伍德出这招之后阿尔法改变主意就算是七道封印未除也要参加并助他们取得优胜,这些念头再刹那间闪过阿尔法心头,收剑回鞘,手上却将天行悄悄的抽出,此时修·伍德的长枪距离阿尔法只剩一公尺了。阿尔法将全身的功力传进天行之中,天行的那一点寒芒似乎闪了一下,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变化,阿尔法用力一削长枪正好攻至,两件兵器交击,却没有预期的金铁交击声,“嗤”的一声天行像切豆腐似的将修·伍德的长枪从中对剖成两半,也将他的内劲从中切开,在完全没有防备之下修·伍德结结实实的将阿尔法的攻击照单全收,锐利的劲气直接破开修·伍德的护身劲气,在阿尔法的意料之外修·伍德吐血后飞,这还是阿尔法见状不对赶忙收力以及修·伍德临场反应够快才没有造成不幸的事件,否则以天行的锐利可能会将修·伍德直接切成两截,也使阿尔法首次体认到天行的危险性。阿尔法赶忙冲到修·伍德身边,而菲勒泰斯和龙彻被突如其来的异变吓了一跳,楞了一下马上也飞奔到修·伍德身边。修·伍德脸上带著毫无光彩的死白色,即使眼光再差的人也知道他伤的不轻,龙彻则是凭著他多年的经验判断出修·伍德至少也要修养一个月,这样即使报名参加也无法通过一个礼拜后的预赛,他不禁摇了摇头,没想到一个有力的队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去作战能力,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颓丧的呢?阿尔法却老神在在的笑道:“早就告诉过你们是武器好加运气好的吧!还要试那么多东西,麻烦死了。”边说边把一颗药丸塞到修·伍德嘴里续道:“吞了它吧!保证你三天之后又一尾活龙,比没受过伤更猛。”就在修·伍德吞了药丸之后,原本死人般的苍白竟渐渐地转为红润,急促的呼吸也慢慢的变的优长,剧烈的变化使菲勒泰斯和龙彻面面相觑,几乎怀疑刚才的快死之人和现在红光满面的人是否为同一人。过了不久,修·伍德从调息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好了至少八成,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是什么药啊!居然有这样的疗效。”阿尔法回答道:“别管那么多了,我都说了我是最弱的吧!”修·伍德摇摇头不发一言,龙彻忍不住道:“阿尔法,你的武器借我看一下。”阿尔法将天行交到龙彻手上,他们三个人就开始研究起来了,阿尔法想著刚才的搏斗,知道了修·伍德真正的实力,只是自己把别人的武器给弄坏了,看来要帮他修一修了。他将被对剖成两半的长枪拿起来检视,发现长枪的材质适用极富弹韧性的奥根金属制成的,忽地想起西格玛的纪录中有提到如何可以加强奥根金属弹韧性方法,微微一笑将长枪的残骸捡了起来走回三人身边。三人似乎正在研究天行是用什么金属打造而成的时候却见阿尔法拿著长枪走了回来,菲勒泰斯开口问道:“阿尔法你这匕首用的是什么金属啊!”阿尔法神秘的笑了笑道:“这是商业机密,怎么能够随便告诉人呢?先不要管这个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准备报名参加了呢?对了!差点忘了要帮你争取的事了,菲勒泰斯说若是得到优胜希望能够将那一个要求让给他,你们有没有意见。”修·伍德首先道:“我的目标是要打倒耐德队,其他的我都不管,他要就给他吧!”龙彻耸耸肩道:“我也不需要用到那个要求,我只是来赚钱的。”菲勒泰斯感激的看著他们三人,因为这一个要求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而他们居然也爽快的答应把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让给自己,更难得的是相识到现在也不过只是短短不到两个小时,不知不觉间眼中微微的湿了起来。

  福彩3D第2020066期:试机号240,奖号219。

原标题:正式服中单刷坐骑最快的是哪个职业?

很多病人问:“为甚么我会有前列腺增生?”又会带点内疚地说:“是不是因为年轻时太风流?”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
当前网址:http://www.fumobang.com/e0ap1HWP/15051.html
tag:龙彻,却也,没有,一丝,的,烦躁,不安,龙彻,和,

发表评论 (62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六合最快现场开奖直播@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